子规声中望故
分享:
时间:2024-05-29 浏览:77 投稿:装备运维中心 文作者:马孝容 文作者二: 文作者三: 图作者: 图作者二: 图作者三:

乡四月的风吹向故乡,养蚕采桑,耕田插秧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就是父母一生的时光。汗水浇灌土地,庄稼茁壮成长。双手成茧,为儿女写下诗和远方。

      五月杨花落尽,子规啼叫。我知道父母肯定是思念我了。但是他们好像并没有太多时间分给自己。毕竟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”。力尽不知热,但惜夏日长…… 

      我知道,不管是几月,他们总也没有闲下来的时候。不管是春夏秋冬,不管严寒酷暑,皆是如此。我在忙着春游踏青的时候,他们忙着春耕播种。我在计划着夏日避暑的时候,他们却嫌夏日太短。我在感怀秋季树木凋零,他们忙着秋收喜悦。我在冬日漫天雪花中吟诗作赋,他们在寒风中匍匐前行。好像这么多年,我们都在背道而驰。我知道他们在等来日方长。

    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”我在这声声“子规”中望乡。家乡有绿野葱葱,家乡有硕果飘香。家乡有年迈父母,家乡有挚友亲朋。家乡的日月,家乡的风土,家乡的一切像是年轻的美梦,那么真实又遥远。布谷鸟总在耳畔叫唤“不如归去”。我想是时候归家了。

      来日未必方长,多少想念都不如真实的见一面。许久不见的父母,早已不是印象中的样子。华发丛生的父亲,脚步已经跟不上我的步伐。母亲的严厉,已被岁月磨平。取而代之的是温顺随和,言语之间都是嘘寒问暖。含饴弄孙的他们此刻是真的幸福和满足。小心翼翼的询问下一次归期的样子,让我不忍观看。都说父母在,不远游。只是孩子大了,总要离家出走。孩子可以高飞,父母却永远困在了那一方天地。他们不是不能走,只是停在孩子走的那一刻。是的,孩子累了总要归家,父母便是那一生的灯塔。

      春天去了总要回来,凋零的树木也会枯木逢春。若是可以,我想问江南借一缕春风,吹散父母斑白的头发,吹动我心底那年少的美梦,也吹向孩子未来的人生。总得要播下希望的种子,果实才会发芽。